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热 点 > 观点与报告 > 

观点与报告

《电商法起航,影响几何?》(上)

作者:阿拉木斯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1-14



 

《电商法起航,影响几何?》(上)

 

主持人:如今如果没有失败网购的体验经历,人生似乎总是不完整的。有时候稍不留神就会被网上的商家给套路了,我们经常看到消费者在网上吐槽,买到的面膜只够敷半边脸的,给了差评却遭受了商家的恶意电话骚扰问候全家。还有人发现,如今用手机去定个机票酒店,打个车越用越贵,商家越来越清楚你什么东西必须买而且买得起,于是用大数据杀熟,反正各种套路让你防不胜防。当然,另一方面,网购和电商又支撑起了眼下新经济浪潮的半边天,所以,对多数的平台和商家而言,大家也期望有一个更好的经商环境。从今年开始,我国电商领域的首部综合性法律——《电子商务法》就正式实施了,历时五年的修正,前后四次的审议,终于尘埃落定。那么《电子商务法》将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实质影响呢?这两期节目,我们就说说这个话题。

女背景独白:历时五年,前后四次的审议,电商法正式实施,电商纳税、捆绑销售、大数据杀熟等被列入监管范围。新法将对买卖双方、电商平台带来哪些影响?门槛升高,是否会带来个人卖家的失业潮?法律先行,能否规范电商市场的种种乱象?监管部门与电商平台如何通过制度和技术让法律落地?实践中消费者如何控制维权成本?本期话题——电商法起航,消费生活改变几何?

主持人:可以说电子商务法的颁布涉及到了电商行业的方方面面,其中很多条款都关系到了消费者、商家和平台的权利义务。比如说电商需不需要纳税,也有关于人为操纵网店的好评差评,大数据杀熟方面的规范。接下来,我们就选取一些常见的纠纷和场景,从法律框架的梳理、立法细则的进度以及电商平台的治理动向上邀请一位法律专家为我们梳理一下。

女背景独白:本期嘉宾——阿拉木斯,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CEO,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组成员。

主持人:首先,欢迎您做客我们的节目。这次的电商法我们先从卖家这方面看,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对卖家的资质,包括纳税提出了更规范的要求,可能会有影响到一些C端的卖家,比如说,常见的就是像淘宝上的C端的小卖店,或者是微信上的微店,或者一些在二手平台上出售一些二手商品。新法如果说对卖家资质提出要求了以后,会有什么样的确实影响?我听说很多的淘宝店现在都已经开始注销了,有没有这么严重?

嘉宾:影响不大,我们的电商法其实说的很清楚,一种情况就是它不是经营型的,淘宝也好、微信也好,还是其他的经营模式,平台上,根据电子商务法的规定,具体是第十条,有一些豁免的规定,大概是五种情形。这五种情况下,比如个人销售自产的农副产品,比如零星小额的商品交易,当然什么是零星小额的交易,具体的解释,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官方的说法。还有家庭手工业产品的销售,还有就是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无需许可的服务,最后一种就是线下不需要营业执照、登记许可的,线上也不用。这五种情况下都是可以豁免工商登记的,如果有的卖家因为电商法的临近而选择关店的话,可能是有些解读带来了误会。

主持人:谈到个人卖家,很的人也会去做各种各样代购的生意,尤其是人肉代购,我记得在18年的十一忽然有关于代购的口子就收紧了,当时机场查获了跨境代购的卖家,甚至有的人代购了名贵的手表可能会面临走私罪的指控,据说现场还有人失声痛哭。新电商法对于代购的规定有没有这么严重,在具体实践的执法操作中对于这一类的行为是怎样打击的?是不是意思就是我们以后得不到权益的保障或者风险很大?

嘉宾:关于代购在电商法中的反映,首先是比较原则的,它没有特别具体的要求如何如何的规定,而是说代购要遵循进出口的相关法律,相关监管部门应该为跨境电子商务活动提供一些政策上的支持和鼓励等这样一种态度。具体的商检、外汇、海关、税收,它是有很多执法依据的,这些执法依据可能更多的不在电子商务法里,而是在其他相关法律里。再有,他在执法抽检的力度上,本身就有一个弹性的空间,比如说有些情况下是百分之多少的抽检率,在什么情况下是百分之多少的抽检率,这些都是有变化的。电商法律没有一条专门讲代购必须办理登记,肯定是没有的。

主持人:去年底通过相关的法律已经严格治理了一下跨境人肉代购的问题,今年以来电商法律的执法环境会不会给找个圈子带来很大的影响?

嘉宾:会有影响的。但这个确实不是从电商法中来的。代购基本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利用人力入境代购;第二种是在国内去国外的网站采购东西;第三种就是去跨境电子商务平台,因为国内有53个跨境电子商务综合示范区。无非是这三种形式。一方面,我们说电商法里并没有颠覆性的规定关于代购,具体到代购的政策上,当时是在2016年的48号,有一个新的文件,几个部委颁发的文件,这个文件中要求代购,像跨境电子商务这样经营型的监管、查处,要求提供相关证明,要求比较高。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整个领域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好多经营行为就经营不下去了,这个当时被称为“4.8新政”,但这个新政由于对这个产业冲击过于剧烈,大概实施不到一个月就暂停了,直到我们国务院的一次会议,18年的11月份,这次会议把这个事情明确下来以后,把“4.8新政”做了一个很大幅度的调整。简单来说就是跨境电商这块儿按传统的货物来交税,这个税还是比较优惠的,但是按物品来监管。也就是说,物品的监管和货物的监管是不一样的,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政策。但这个都不是电子商务法调整的,只是国家相关部门的一些政策调整的。

主持人:比如说有些小卖家卖一些东西,他有一些渠道直接从厂商拿货,把货屯在家里,在家自己做淘宝店生意的,做微商生意的,这些人会不会受到影响?

嘉宾:零星小额的交易这个还有待进一步的解释。刨除零星小额这个界限,那肯定是要进行公司化的注册,但是现在这个问题任何人都没法给出一个特别明确的答案。因为现在这个官方解释还没有出来,现在监管总局也出台了一个相关的规定,网店如果要办工商执照的话,原来的网址是不能作为经营地址来注册的,市场监管总局去年12月份最新的文件中做了新的规定,“网址可以注册成公司的地址”。

主持人:我们的结论就是具体的执法部门圈定了一个原则性的框架,没有大规模的交易、卖个人手艺,不是货品的交易行为和农产品,这可能跟扶贫有关系。这一类其实实际上是不受影响的,当然对于确实有一部分群体是常年在家,专职把家当成出货站,做买卖的,可能还是需要进一步等待各地的工商税务对于注册要求的明确。等这个明确以后,及时的办理合法身份的转变。

主持人:关于刷好评,删差评。大家都知道现在在一些大的网站中,给他好评、差评,卖家自己是没法删改的。有的人可能恶意给个差评,有的人可能得到差评后给买家打恐吓电话,给他寄个寿衣花圈之类的,这种都被曝光过。新的电商法明确规定了评价的途径不应该擅自干预,这应该是原则性的条款。对于这种行为,最高处以50万元的罚款,说的很严重。但是实际上会对这样一个情况有影响吗?

嘉宾:是会有的。刷好评、删差评应该分成两种情况。刷好评就是我们说的炒信,因为它其实是一个虚假的交易。删差评实际上是对评价的擅自修改。电商法有明确的规定是针对平台或者是卖家的行为的纠正。

主持人:罚款是罚平台还是平台罚个人?

嘉宾:主要看平台的规则是怎么设定的。一般来讲,这种删除主要是平台有这个权限,基本来讲,这种处罚主要是针对平台的,平台不能擅自更改评价。电商法只能规定行政处罚包括民事责任,但是涉及到刑事的,违反治安处罚法这样一些规定,比如对恐吓、威胁这些的制裁和治理要援引刑法和治安处罚法的规定。应该是一个综合的治理。

主持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您也在一些电商企业工作和服务过,电商平台对于这种行为有没有什么打击?有些小卖家卖假货,消费者给差评,他迅速的就把这个链接给删了,然后再上一个新的。以此为例,卖家在好评差评的操作上,可能会利用平台的漏洞。新电商法因为绑定了平台的责任,那各个平台有没有自己的一些好的办法。

嘉宾:平台制定的用于规范买卖双方行为的一些规则。一个网店实施了违法的行为,它当然要受到法律的追究、行政主管部门的处罚,但是同时平台也会对它依照网规实施处罚。比如说,炒信、卖假货,可能把一次性把48分扣光了,像驾照一样,扣光了就要关店了,类似的这样的处罚都会有。它这种也是我们说的综合治理。刚才提到了电商法、刑法和治安处罚法的综合治理;其实还有一个综合治理,法律和网规的综合治理。这些方面,我们在制度设计上都是有考虑的,包括在电商法中,一共是有五个条款专门讲到了平台怎么制定网规,制定这些网规的过程中如何征求买卖双方的意见,对利用网规实施了处罚以后,需要把这些处罚结果进行公示,这些在以往的法律中是没有的。

女背景独白:历时五年,前后四次的审议,电商法正式实施,电商纳税、捆绑销售、大数据杀熟等被列入监管范围。新法将对买卖双方、电商平台带来哪些影响?门槛升高,是否会带来个人卖家的失业潮?法律先行,能否规范电商市场的种种乱象?监管部门与电商平台如何通过制度和技术让法律落地?实践中消费者如何控制维权成本?本期话题——电商法起航,消费生活改变几何?

主持人:从宏观方面,刷好评、删差评可能形成一定规模,明显导致了平台的不作为或失职责任时,新的电商法规定平台会承担责任。而在平台内部,平台会对一些法规的衔接或者网规的衔接去做一些微观的矫正。下一个问题,就是搭售。很多经常出差的朋友,买个机票给你绑了一个航空意外险、延误险,吃喝玩乐的券,每个给你加个十块八块几十块的,一下多了不少。这种搭售产品,在前一阵子尤其是去年被媒体曝光,尤其在机票、酒店还有火车票的售卖上非常严重,几乎成为行规了,新的电商法对这种行为有没有给出明确的、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治理方案?

嘉宾:有的。必须得明示,而且应该是一种显著的方式,不能是放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电商法明确要求应该是明示。也就是说,如果我不作任何动作的话,一定是不能搭售航空险的,只能我勾选或者通过其他的方式选择了同意,才有可能产生搭售的结果。电商法立法中有一个明确的指导思想,就是问题导向。就是要解决实践中的问题,关注具体问题。规定是有的,如果我们执法、相关监管足够到位的话,应该是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变。

主持人:以后在定机票或酒店的时候,搭售的东西第一要在显著的位置至少是标注。如果说这个显著位置还有争议的话,一定是您亲手,比如说买火车票、买飞机票,要买这个险那个险这个券,必须要是消费者亲自勾选,才在法律上视为我看到,我同意。否则,这事儿就不算。如果消费者在具体维权的操作上,比如一张机票多搭售了百八十块钱,打官司的话太麻烦了。

嘉宾:如果全部通过消费者个体的维权肯定效率上对消费者来说,毕竟还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我们通过这个集体消协来代表消费者或者通过执法部门来主动发现问题来实施惩罚的话,这样一些不是针对一点而是针对一面的行为,肯定是更有效的。

主持人:说过了这个搭售,说过了刷好评、删差评,还有一个问题。在网购中有的时候因为都用的是服务,消费者会有些押金存到账户中。新的电商法好像也针对了大规模的这种押金被挪用、非法使用。现在网上订酒店,有时候包括骑共享单车,好多场景都要求线上支付押金。电商法现在要求电商平台不能对押金的退还设置不合理的条件,否则会被处以最高到50万元的罚款。

嘉宾:这个问题上,电商法可能是比较尴尬的,共享单车也好,共享汽车也好,电商法对此作出了规定,有的企业比如说它已经申请了破产,按照电商法怎么让它实施呢?在这个问题的解决上,我们其实现有的法律的规定,我个人认为,还是有问题的,不能真正把这个问题解决。当然,这个酒店的定金和共享单车的押金是不一样的。比如我把这个车故意损坏了,押金是用来赔付共享经济提供者的损失的。酒店的定金只是说相当于预付,如果我违约了要承担一个赔偿金,这两个性质还是不一样的。我们说的主要是押金的问题,电子商务法规定的也是押金的问题。怎么才有可能解决这一问题呢?我觉得无外乎是两种方式,当然现在的法律找不到这样的规定了。一种是押金必须得是第三方存管,不能是企业把收来的押金和自有资金,该发工资和该分红的都混在一起,反正都是它用了。另一种就是我们在刑法或者相关法律中明确规定,对押金这样的性质,作为经营者一旦非法挪用的话,就追究个人或主要负责人的刑事责任。目前的电商法的规定,只能讲是看到了这个问题了,立法者也努力了,但是眼下实际操作中,企业破产这种情况下,很难真正能够解决,相对来说这是一个缺憾吧。

主持人:从这个共享单车押金的问题上,交通部其实已经有相应的细则说你的押金池要设在第三方、不得挪用,这些规定都是明确的。但是实际操作中,如果真管的很死,确实需要正确使用押金的地方不是特别方便,管理成本也会很高,但是你要不管它,光有账户,都过一道水,押金进去了又出来了,很多企业还是挪作他用了,这事儿你又没法监管,所以只能通过追责具体的法人代表、自然人进行法律上的威慑。押金出问题还是难免,但是至少能减少你恶意透支、转移使用、不合理使用押金的这种可能性。

       主持人:在这期节目中,我们对于电商法颁布后对于营业者,比如说开网店的、代购的这些个人的影响,以及操纵好评差评、捆绑销售、消费者押金保护方面做了探讨。当然,新电商法不仅仅是这两端,对于这种货物和服务出售中的平台责任,以及电商平台之间的竞争和发展问题,也做出了相应的规定。有关这些内容,我们下期节目接着说。


  扫一扫,关注互联网治理的最新专家评述及动态。我们的官方微信:互联网新治理(也可微信搜索:互联网新治理)

 


 
\


--------------------------------------------------------

上一篇:电子商务法实施在即,迫切需要明确的几个问题

下一篇:《电商法起航,影响几何?》(下)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